萌主大人

一、、、虐(想说说忽而今夏)

跨越时间 我在原地 等你

柜门我来堵:

忽而评分八分 是白宇目前来说最好的作品了
赵云澜很可爱 可是细腻不够

相比起赵云澜 值得 的那场戏
章远的哭泣和爆发戏抬升了可能三个阶层
而他们之间可能相差一个月左右

有些东西 你除了经历过意外 无从体会

白宇zh半个月转忽而
演了一个爱过放弃过再找回来人
章远很真 真实到你觉得这件事情就是发生过

章远有三个无实物表演特别戳我
第一个
他隔着电话问何洛 “你有没有一点点爱过我。”
第二个
他在天台对着空荡荡的空气对何洛说“我想你了”
第三个
他拿着酒对着朋友说自言自语“还要表白多到次才够”

不多不少的时间啊 我们经过了 从此把爱放在心里吧
给你的话 终于他 变成无声表达 还会心疼啊

忽而今夏
忽而
今夏

姐妹每更一次项链 我就心疼一次白宇 可是他又是真的很活该。

执念没有早就烙进心里了,没发拔出。

他要在脑子里千转百回虐自己多少遍be多少次才能脱口而出作为女方轻友参加朱老师的婚礼。
他有多少的偏执才会吧这种自己从来不会喜欢的饰品放入自己世界边边角角的缝隙里?

我不觉得 章远那句我想你了是说给何洛的
更像是白宇自己说的

我想你了。
你有没有一点点爱过我。

你知道吗我不敢看你眼睛,
我怕你眼中没我。
更怕你看到我眼睛深处的你。

我的深情从来就不比你少。



、、虐(忽而今夏)

重新看了柜门太太的分析 

好伤感好想哭怎么回事 

忽而的北北 十点半的北北

好让人心疼 

北北说他最喜欢小远

章元是个小天使

让北北收获了自己

以最像自己的角色遇到爱

最好的角色收获爱

你 教会了我爱

你的爱 让我成为我自己


柜门我来堵:

是的我又来了。

在忽而的播出时期白宇带着自己的小尾巴发了一条微博。
很多人把他看作☝️白宇和谁分手的标志。
图中的章远很明显的在喝酒,很落寞的样子。
看过或者没看过人都会觉得是这个意思。

但是介于我之前扒过两次忽而了。

这个角度我谨代表个人非常不赞同。

忽而讲的是章远和何洛相识于高中,【相知相恋】然后基于一些【现实的原因】章远【主动放弃】了何洛,何洛找到了男二,章远【再次】见到何洛得时候想要【巡回】何洛的故事。

抛开之前说的章远的无实物表演和崩溃哭戏,导致工作人员哭泣的表演。
我们只说白宇这个微博这张图的片段。

这段戏讲的是什么的。
乍一看。是想念何洛的难过。
可是你看完全集发现剧情是这样的。

章远又【再次相遇】后,章远想把何洛【再】追回来,但是他【畏惧】,因为和何洛的的分手是【自己造成】的,他不敢上前去给何洛【第二次】伤害也更怕何洛【不会再接受】他。

于是他约朋友出来喝酒。朋友大致意思是说:何洛连婚都没有结,去把它【大大方方】地【追】回来怎么了?


////

唯二的一条带着自己名字的尾巴。
追风筝的人在章远的手上也出现过,也可能读过。

章远这个人存在的多么微妙


生存在赵云澜的夹缝


生于夏日末季的分离 死于初夏将至的重逢
2017.8月-2018.5月

《洛杉矶的十点半》录制时,录音棚有工作人员被白宇唱哭了。

这首歌录制于《时间飞行》两天(左右)后。



同一个地点。
同一个录音间。








—-


我都画了重点了【】

还没来得及等崽崽一哭二闹三上吊呢  没意思哼

妈耶 他翻了六个粉丝 三个双担全都用了斜眼笑 另外三个(两个单超大咖)都没用 😏👍

冥太太什么时候更新雪鹅被欺负哭啊  望眼欲穿

录时间飞行 这俩穿的太像了

帽子 小羽 牛仔衣 眼镜 (lg的眼镜是私物吧 和巍巍的太像了)

lg的一身黑  和xb牛仔衣背后的white还挺搭

时间飞行是几号录的??

镇长说1月份

112xb晒出了录制时的合照 但不一定是112录的

102xb的自拍和录制时的造型很像 但是帽子细看好像有些差别 这自拍里的画已有太太分析了


嘻嘻 真香 北北真是会撒娇

萌面超人:

两个人双双隐匿,只能自娱自乐😌

“哥哥”不嗲?!

“小澜澜”不嗲?!

所以别人撒娇是装嫩,你家白菜是“幼稚”,毕竟他是个宝宝,对吧😒

你俩就这么“哥哥”“小澜”的叫着当了三个月同事,没被其他同事打死可以说人间有大爱了🙃

为爱打脸不留底裤∠( ᐛ 」∠)_

(不上升真人)

白朱 is rio

【璧雪】许你一生相伴 江湖卷31

璧璧要嫁人啦!

冥冥咩:

     虽是情急之下的脱口而出,但话既已说了出来,傅红雪霎时觉得松了口气。


  花白凤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你说谁?”


  刚放松的一口气又提了上来,傅红雪吞咽了下,“连城璧,娘,孩儿要和城璧成亲了。”


  “连城璧。”花白凤下意识的跟着说了遍,她都不知道是自己儿子要成亲的消息让她更加震惊,还是他成亲的对象是连城璧让她更加震惊。


  红雪怎么会和连城璧成亲?他们才认识多久?而且连城璧是个男的啊,他还做过那么多恶事,红雪怎么会喜欢上他?无数的问题盘亘在脑海,花白凤很快便得出了叶开在之前也得出过的结论——连城璧欺骗了红雪的情感。


  傅红雪见花白凤被震诧得一时说不出话来,赶紧趁机替连城璧辩解了几句:“娘,城璧并非江湖中所传言的那样,他不是什么恶人,他做的那些事都有他的理由。城璧很好,他很温柔,也很体贴,娘,我和城璧是真心相爱的,希望你能成全。”


  傅红雪这一席话真情实意,若被连城璧听见,定不知得有多感动,然而此刻在花白凤的耳朵里听来,却更加肯定了她的猜想。


  “红雪,你说了这么多,但娘也没见过连城璧,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你没带他一起来看娘?”


  “他……他来了,他就在门外。”傅红雪有几分错愕,娘竟然没有像他所预想的那样竭尽全力反对他和城璧在一起?难道娘真的已经变了?她真的愿意成全他们?


  “他来了?”花白凤看着傅红雪,“既然他来了,那就快把他请进来吧。”


  “娘,”傅红雪仍有几分紧惕,“你得向我保证不会为难城璧。”


  “娘向你保证。”花白凤柔声道。


  傅红雪终于放松下来,嘴角忍不住弯起丝笑容,“好,我去带城璧来见你。”


  


  连城璧在门外焦虑的等待着,终于傅红雪打开了房门,笑容明媚,“城璧,我娘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喜悦一下在心底涌现,连城璧轻轻一笑,“真的吗?那太好了。”


  “嗯,我娘想见见你,你进来吧。”


  连城璧被傅红雪牵着走进屋内,然而花白凤的神情一下让他提高了紧惕。


  “连庄主。”花白凤冷淡的打了声招呼。


  傅红雪嘴角的笑意一僵。


  连城璧眸光微沉,随即松开傅红雪的手,轻和一笑,拱手弯身行礼:“晚辈连城璧拜见花伯母。”


  一瞬间君子郎朗,翩然有礼,霁月风光,温良谦逊。


  “连庄主贵为前武林盟主,如此大礼,我可担当不起。”花白凤冷声讽刺,侧过身子躲了开。


  连城璧缓缓收敛了笑容,直起身子。


  “娘!你答应过我……”傅红雪忍不住走向花白凤,却在靠近花白凤时被她迅敏如闪电的出手点了穴,于是一下愕然的睁大了眼睛,“娘!”


  连城璧皱起眉头,用尽所有的意志力告诉自己,她是红雪的娘亲,不能攻击她!


  “连庄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不信你是真心爱红雪,我是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


  “娘,不是的,城璧是对我是真心的!”动弹不得的傅红雪急切道。


  “那花伯母要怎样才肯相信城璧对红雪的真心?”连城璧不再伪装,看向花白凤的一双幽眸深不见底。


  “很简单,”花白凤淡淡道,只见她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走到桌边将瓷瓶里的白色药粉倒进了桌上的茶水里,微微摇晃了几下后,“这种毒药会让你七窍流血死亡,你若敢为了红雪把它喝下去,我就相信你是真心爱他。”


  “娘!”恐惧一下扼住了傅红雪的心脏,“不要!”


  “怎么?你敢吗?”花白凤没有理傅红雪,而是径直的端着毒茶走向连城璧,挑衅的望着他。


  “不!城璧,你不要喝!”傅红雪努力的转动眼珠往连城璧的方向看去,脸上血色全无。


  因他娘的这招,他的心情瞬间从云端跌落谷底,不!城璧不能死!他不能让娘亲害死城璧!


  “娘,我求你,你不要……”


  “红雪,别怕,”连城璧盯着花白凤,温柔的打断了傅红雪,他怎么舍得让他的小傻瓜这么忧急,“我不会喝的。”


  傅红雪一下松了口气。


  花白凤微微冷笑,“我当你对红雪的情感是有多真,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连城璧终于忍不住有些恼了,花白凤为难他他可以忍受,但她不应该欺骗红雪,更不应让红雪如此担忧。


  “我对红雪的情就必须得用一盏毒药来证明吗?我为何要用这种会让红雪伤心的方式来证明自己?”


  “哼,花言巧语,你不过是嘴上说得好听而已,真正在行动上,你肯为红雪付出性命吗?”


  “我当然愿意为了红雪而死,然而您的这盏毒茶能毒死我吗?”连城璧嘴角微勾,清冷的看向花白凤。


  “你说什么?”花白凤有些错愕。


  傅红雪也惊讶的看向连城璧。


  “您要我喝下毒药,不过是为了想试探我,但这里面恐怕不是真的毒药吧?即使是真的,我相信您最终也会给我服下解药,毕竟您也是爱红雪的,您定不愿意看到红雪伤心,不是吗?”给人带高帽子的话连城璧从来手到擒来。


  花白凤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话,这毒的确是假的,她也的确只是想试探下连城璧,她没有想到连城璧竟有如此胆识能看穿她的打算。


  “我虽知这茶要不了我的命,但我却不愿简单的喝下这茶换取您的信任,因为城璧今日前来,是抱有一颗诚心,城璧只想以诚相待,以换得花伯母诚心祝福我和红雪。”


  傅红雪眸光闪烁的看向连城璧,原来城璧待他娘是如此郑重。


  “那你要如何证明你对红雪是真心的?”花白凤开始松动。


  所以红雪的娘在意的仅是他对红雪的真心?连城璧心下一松,还好她没有拿礼数之类的来压他,也没说他做的那些狠毒的事,不然他除了硬磨外也别无他法,看来魔教的人果然不拘小节。


  “这场婚礼便是证明,”连城璧诚恳道:“实不相瞒,我和红雪已经互许终身,我们举行婚礼本是顺理成章。我和红雪成婚虽有违礼数,但我们之间真心交付,我们只想用一场婚礼来铭记我们的情感,还望花伯母成全。”


  “是啊,娘,你就成全我和城璧吧。”傅红雪请求道。


  “即使我和红雪不举行婚礼,我们也会一生一世在一起,但我们也想像天下所有有情人一样,能够和自己心爱的人成亲,能够得到家人的祝福。”连城璧紧接着道。


  得到家人的祝福?花白凤心底微动,从小她给予红雪的就只有仇恨与冷漠,如今红雪想要成亲,想要得到她的祝福,她怎么能拒绝呢?


  触动之下花白凤伸手解开了傅红雪的穴。


  然后她就看着得了自由的自家儿子立即像一只燕子般扑进了连城璧的怀里。


  连城璧含笑的伸手回揽住傅红雪的腰身,将鼻尖埋在红雪的颈窝处蹭了蹭——他成功了。


  “咳!”花白凤低咳了一声提示自己的存在,她还从未见过红雪如此情感外放的时候,看来他是真的爱这个连城璧爱得不行。


  傅红雪在无垢山庄受惯了苏落的打趣,现在的他对这种在人前展示和城璧亲密的行为已经不再如初时那么羞涩,所以此刻他只是缓缓的退出了连城璧的怀抱,却仍贴靠在连城璧的身侧浅笑的看着花白凤。


  “谢谢娘。”


  连城璧顺势揽上了傅红雪的腰身,微微一笑,“谢谢花伯母,我知道花伯母对我了解不深,不过我和红雪的婚礼还未确定下来吉日,加之婚礼中的具体礼数也未定,所以我和红雪的婚礼仍需要一段时间准备,花伯母可以继续考察我对红雪的真心。”


  对于两个男子该如何成亲,连城璧也不太确定,所以他和红雪商量等这边的事了结后,他们再回无垢山庄和苏落列英具体商量该怎么办。


  花白凤因连城璧待她的诚恳有些许触动,然而触动归触动,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两人的姿势有些别扭——


  “你们成婚,是谁嫁,谁娶?”花白凤抬眼注视着连城璧。


  连城璧和傅红雪都微微一愣,正是因为他们不想按男女婚嫁的习俗来举行婚礼,所以他们才一时没定下来他们的婚礼该怎么举行,现在花白凤这么一问,他们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具体的我们还没确定。”连城璧道。


  “要我同意你们成亲也可以,但我把话说在前面,不能是红雪嫁给你。”花白凤毫无回旋余地的说。开玩笑,她养了二十年的儿子,嫁给别人,像什么话?


  连城璧怔了怔,这个……


  “我、我嫁也是可以的……”只要红雪娘同意就行,连城璧在心中给自己做思想工作。


  傅红雪惊讶的看向连城璧,在心底默想了下这个念头,城璧嫁给他,这个强大骄傲,温柔宽容的男人嫁给他,独属于他一个人——


  幸福与快乐在心底迸溅,傅红雪眉眼间一下浸染出温柔的笑意。


  能让红雪开心也算值了,连城璧继续给自己做思想工作,况且说不定阿落会想到解决的方法,让他们都不用嫁。


  花白凤有些惊愕连城璧能为傅红雪所做的程度,女人心思细腻,即使才这么短的相处,她如何看不出来他俩之间的关系是连城璧在主导,但连城璧竟能为了红雪,放下男人的尊严,嫁给她儿子?


  “好,这门婚事我同意了。”花白凤终于完全松动。


  


  ——————


  璧璧:落姐姐,雪雪的麻麻让我嫁给他,怎么办?挺急的!


  落落:你们时候时候成亲?!我马上给你缝嫁衣!


  璧璧:……


  



这跟棒棒糖 真·名副其实·zyl